PC版>>

“我要喊你妈妈” 四岁小女孩令人动容

编辑:2551286548 来源:维度女性网

2017-12-24 22:44

爸爸妈妈是孩子最亲近的人,也是孩子成长起来的最重要陪伴者,但是有些孩子确是不幸的,没有爸爸妈妈的宠爱与呵护,这不就在近日一位小女孩的一句话“外婆,爸爸妈妈都到天上去了, 我要喊你妈妈!”4岁女孩的一句话,让45岁的她,哭了……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这件事吧。

妈妈爸爸先后不幸离世,虽然小心雨的经历很不幸,但她也是幸福的。

“因为她拥有世界上最温柔的爱,那是来自外婆的爱,也是妈妈的爱。”

“你是外婆,还是奶奶?”曹复容已记不起,这是第多少次回答别人的这个问题。

“我是来接女儿的。”笑着应答完,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,“你说是孩子妈妈吧,感觉年纪好像又大了点。”问急了,她也会解释,“国家二胎政策都放开了,所以又生了一个。”

幼儿园门口,4岁的心雨(化名)趴在曹复容的肩上撒娇,“妈妈,我要亲亲”。但鲜有人知,拉开这甜蜜的一幕,幕布上的底纹有多悲伤与复杂。在血缘关系上,曹复容其实是小心雨的外婆,但在称呼上,小心雨已公开喊她“妈妈”一年多。尽管一些亲友不赞成,认为这样称呼会“乱了辈分”。但,这已是小心雨失去亲生父母之后,情感上最好的选择与依靠。

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。”这首歌是曹复容教会小心雨的,现在每天上学放学路上,小心雨都会唱几遍……

特殊“母女”

我已失去一个心爱的女儿,

不想再失去这个“女儿”

12月18日下午,天空有些阴沉,冷风阵阵袭来,攀枝花实验幼儿园门口,排满了接孩子的家长。这里是四川攀枝花城区最好的幼儿园,曹复容默默站在人群中,额头上有些许皱纹,看起来比45岁的实际年龄要老一些。

在等待孩子放学的期间,很多接孩子的家长聊起家常,曹复容习惯性地站在一旁。她和大部分家长并不熟悉,也很少主动交流。与其说是不想交流,不如说是担心,怕谈到关于孩子的话题,但这又是无法回避的问题。

放学时间到,幼儿园大门打开。家长一窝蜂地涌进教室,背的背,抱的抱。4岁的心雨一个箭步跑到曹复容跟前,喊道“妈妈,我要抱抱”。曹复容伸出双臂,将小心雨抱在怀中。面对熟悉的小伙伴,小心雨也会向同学介绍,“这是我妈妈。”

从学校回家的路,只有10余分钟,要经过多个阶梯,很多时候小心雨要自己走,但每到一个阶梯处,她总会撒娇,“妈妈,你再抱抱我嘛,我脚都走软了。”曹复容既习惯也享受这样的撒娇,她把孩子抱起,听小心雨说“谢谢”,然后回答“不客气”。这些礼貌用语,是她教孩子的。

“我要喊你妈妈” 四岁小女孩令人动容

4岁的心雨体重28斤,抱着她走数十步阶梯,难免觉得累,但曹复容仍想多抱抱孩子,“世界上最温暖的是妈妈的怀抱,最柔软的是妈妈的心。”曹复容说,她已经失去一个心爱的女儿,不想再失去小心雨这个“女儿”,“想给孩子最好的母爱”。

在邻居们眼里,小心雨是他们羡慕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:可爱、乖巧、懂事,对人很有礼貌,还有一个疼爱她的“妈妈”。但,这个让人喜欢的孩子,却过早遭受了家庭变故与磨难。

伤心往事

女儿女婿不幸相继离世

“我必须把孩子抚养长大”

“如果女儿女婿还在世,我们可能不会从农村搬到城里。”今年9月,曹复容在幼儿园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方便外孙女读书,“一个月房租500元。”曹复容从柜子里拿出一叠女儿女婿的照片,“这是他们的婚纱照,这是心雨爸爸生病时的照片……”每次翻看这些照片,她的心都会一阵阵刺痛,她曾想烧掉这些照片忘掉伤痛,但又舍不得,“这是最后,最珍贵的记忆。”

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曹复容是攀枝花盐边县箐河傈僳族乡人,与丈夫周昌品都是农民,婚后育有两个女儿。2012年,大女儿周忠洋在攀枝花打工期间,与内江隆昌小伙刘光彬相爱结婚,2013年底生下女儿心雨。刚40岁出头,曹复容就当上了外婆,“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但是一家人过得很幸福。”

然而,幸福在2015年初戛然而止。2015年1月30日,还有不到20天就是春节,周忠洋打算给一岁零两个月的女儿心雨断母乳,决定去会理县玩几天。一天后,熟睡中的曹复容被电话惊醒,电话里对方称周忠洋出车祸去世了。原来,女儿和朋友乘坐一辆“黑车”,不幸撞上路边护栏,女儿和司机当场身亡,“那车没买保险,司机家里也穷,没有赔付。”

22岁的女儿离世后,曹复容还未从悲伤中走出来,家庭再次遭遇变故。2016年,女婿刘光彬又查出身患肺癌。2017年春节后,女婿在老家内江的医院治疗,病情恶化。曹复容记得,2月27日晚,女婿给她打来最后一通电话,说想女儿心雨了,“我给他说,周末就带着孩子去内江。”可是,刘光彬没有见到女儿最后一面,便撒手人寰。 “爸爸没医好,他到天上去了。”曹复容想哄过去,但小心雨始终嚷嚷着要看爸爸。“爸爸,你快起来,我们回家,回攀枝花。”看见爸爸躺在棺材中,小心雨伸手去拉。眼前的这一幕,让曹复容失声痛哭。从此,小心雨成了孤儿。

女儿女婿相继离世,很长一段时间,曹复容整夜整夜睡不着。“我也想过就这么一走了之。”但想到外孙女,“我不能放弃,必须把孩子抚养长大。”